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,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。十三年來,安娜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、白血球、骨髓、幹細胞,現在輪到了她的腎臟。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的安娜決定反擊她的父母,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。《紐約時報》暢銷作家皮考特以不同人物的口吻來接續故事的發展,探討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;對「愛」有深入的刻劃及詮釋,以細膩的筆法,精妙的細節,靈巧的掌握人與人之間脆弱敏感又錯綜複雜的關係。

dwmperso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dwmperson
  • 戰爭沒有人開啟戰爭── 或者該說,任何一個有理智的人都不該那麼做 ──沒有先理清他的想法,他預備在那個戰爭中達成的目標,和他打算如何指揮。卡爾‧馮‧克勞塞維茲,《戰爭論》 對於人生而言處處是戰場,拼鬥的不僅只是結果勝負,更多時候,大家都在人與人之間既脆弱又敏感的情緒糾葛裡迷惘、甚至無法自處;不僅陷自己於泥淖之中,甚且將他人也翻擾進來而更加難分難解。 在《姊姊的守護者》中,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,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。對於凱特,大家將所有的心力完全投注在「為挽救她而努力的」期待裡,從而忽略了安娜因為捐出她身體的任何一個部分所必須承受的創痛。她們的父母因為過度關心傷者,相對於提供身體的施予者顯得殘忍;而他們對凱特無微不至的呵護,也讓不斷承受一次又一次病痛的凱特過得痛苦不堪。凱特告訴安娜「我受夠了,甚至想要自殺;但是,如果我殺了自己,就等於殺了媽媽!」是這樣的話,讓安娜決定向自己的父母提出「奪走我的身體的使用權」的控告,除了想要得到自己的應有的重視外,她何嘗不是在為受苦的凱特、媽媽及家人找另一條出路;然而引起的不是大家對她心理想法的注意,反而是社會對這樣一個家庭所引起的輿論。 沒有身處其中,有誰能夠窺探其中糾葛,進而獲得最佳的解決方法? 究竟家庭應該用什麼態勢存在?家人之間應該如何對待?這樣的難題是否每個人都會有相同的處理模式?抑或換個角度結果會完全不同? 這就是屬於人與人之間的「戰爭」,對於當事人而言,他們總有這麼做的理由,可是經由「旁觀者清」第三者的眼光,總又呈現出不同的視野與批判!對於愛情是如此,對於婚姻、親情又何嘗不是?中國有句俗諺:「無冤不成夫妻、無仇不成父子。」然而又有句話說:「十年修得同船渡,百年修得共枕眠。」如此貼切、卻又何其對立的話,竟然可以同時運用在相同的場域中,而箇中滋味唯有深陷其中,方能深切體會得到的呀! (惠秋)